法国“屁王”的硬核人生:括约肌奏出狂想曲屁声悠扬传遍欧洲

19世纪末是巴黎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在有“流行文化圣地”之称的蒙马特的舞台上,众多明星间最具吸引力的当属一个表演放屁的男人——约瑟夫·普约尔(Joseph Pujol)。

他有一个叫做“勒·派多曼(Le Petomane)”的艺名,法语字面意思为“狂放屁的人”。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人。普约尔控制放屁的独特能力使他形成了一种超越年龄、种族、性别和时间的喜剧风格。

1892年,在蒙马特著名的歌舞表演厅红磨坊(Moulin Rouge)的舞台上,普约尔穿着得体的红色外套与黑色缎裤,带着白手套,向观众说道:

“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能够向大家展示一系列名为‘Petomane’的表演。Petomanie这个词是指那些可以随意放屁,但不会困扰你们鼻子的人。豪不夸张地说,我的父母为了闻我的屁甚至倾家荡产。”

普约尔先用小小的屁声活跃观众。他用很小的屁模仿新娘在新婚之夜一边走一边称呼“亲爱的”的样子。接着一个十秒长的屁声听起来就像裁缝撕破两码印花布的声音,随后他使出浑身解数,像开炮一样放了一个屁。

“观众笑到满地打滚。”一个记者这样写道,“穿着紧身胸衣的女观众常常会笑昏过去,于是剧场管理者事先安排在大厅里的护士们会将她们抬走。 ”幸运的是,护士们并不需要为恶臭而担心, 因为勒·派多曼每次表演放屁前都会给自己灌肠,以此清洗自己的“乐器”,让屁完全没有味道。

传记作家让·诺安(Jean Nohain)和F.卡拉代克(F. Caradec)在1967年出版的《Le Petomane 1857-1945》一书中讲述了普约尔的一生。正如书中所描述的,普约尔在孩童时期的一次的家庭海滩之旅中,发现了自己这一不寻常的能力。

当他屏住呼吸在水下玩的时候,一阵凉意突然贯穿他的胃。这种奇怪的感觉吓了他一跳,他立刻逃到岸上一个隐蔽的地方检查身体,这时将近两公升水从他的直肠喷涌而出。在“胃肠喷泉”消失之后,他去看了医生,医生只是一笑置之,并建议他远离大海。

几年后,当普约尔和朋友们回忆起海滩事件时,他们想看看普约尔现在是否还能用创造出这种水上魔法。事实上他仍旧可以。

朋友们的反应让普约尔兴奋不已,他开始用空气而不是水来培养这一技能。很快,他就可以把空气吸进来,然后随意地就可以放一个干净漂亮的屁。他的儿子在翻印的传记《勒·派多曼》(Le Petomane)中,把这个过程描述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放屁幻想曲”。

普约尔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叫做“勒·派多曼”,并在家乡马赛市(Marseille)租了一个舞台,向公众表演这一特殊的技能,很快就在当地引起了轰动。事实证明,口头宣传已经足够有效了,不需要做广告。

不久,他便把他的表演带到了其他城市,一样取得了成功。此时的普约尔已经准备好去迎接他人生中最光辉的时刻了,于是他带着这些气体前往巴黎。

19世纪90年代初,红磨坊以其生动的歌舞表演、时髦的康康舞以及著名的演员闻名,比如莎拉·贝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当普约尔与红磨坊的经理查尔斯·齐德勒(Charles Zidler)见面时,他宣称自己是巴黎最新的“非凡人才”。他向齐德勒保证,他会成为全城的风云人物。

这激起了齐德勒的好奇心,他问到:“你的特别之处具体是指什么呢?” 普约尔回复到: “你瞧,先生,我有一个像吸水器一样的肛门。 换句话说,我的肛门很有弹性,我可以随意控制它的开合。 ”

齐德勒回应那又怎样,他解释说:“先生,通过这个幸运的开口,我可以吸入任何数量的液体。” 于是齐德勒给他提供了一大盆水。 普约尔在他的内裤上剪了一个洞,很快地就把盆里的水都吸完了,随后把水排回去。

普约尔表示表演并未结束:“现在我就能不断地排出无味气体,我表演的秘密在于我能以这种方式发出不同的声音。”他模仿了男高音、男中音、男低音、女低音、女高音以及声乐家,接着按照齐德勒的要求,他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来模仿齐德勒的岳母。

此时的齐德勒已经笑到流泪,他对普约尔说:“你被录用了,今晚就开始表演。”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派多曼会成为红磨坊中最赚钱的作品。事实表明普约尔的演出费高达两万法郎,是著名演员贝恩哈特的两倍多。

除此之外,普约尔还在舞台上展示了其他特技。他将一根一码长的橡皮管插入他的臀部,并在另一端插入一支香烟,通过收缩肛门肌肉他能够吸入和吹出香烟。

灭了香烟后,这位艺术大师摇身一变成为了长笛演奏家。通过把乐器固定在电子管上,他甚至能够演奏出《马赛曲(La Marseillaise)》这样的曲子。

为了以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他的表演,派多曼从一英尺远的地方吹灭蜡烛,然后一个接一个地熄灭舞台上的煤气灯,以此来展示他真正的“臀部肺的力量”。

就像在马赛一样,普约尔已经变得如此受欢迎,是时候去寻找新的观众来欣赏他的精湛技艺了。于是他离开了红磨坊,一路“狂轰乱炸”,穿越了欧洲和北非。当普约尔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独立表演,于是选择开办自己的杂耍剧场。

他的突然离开激怒了红磨坊,红磨坊举行了一场竞争激烈的表演——“派多曼女郎”,名为“西博小姐(Mademoiselle Thiebeau)”。不过用另一个“小丑”取代普约尔的想法是荒谬的,“女屁王”很快就被揭穿是骗子。

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普约尔从剧院退休,转而在马赛开了一家面包店,随后又在土伦开了一家饼干厂。他在1945年去世,享年88岁。

不过即使到了晚年,他仍然保持肛门卫生。 “每天早晨排泄后后,他都会用大约两升水给自己灌肠,”他的儿子写道,“因此一直以来他都特别干净。 ”

不同于其他只存在很短的时间并且臭气熏天、消失在虚无中的屁,普约尔的屁已经获得了不朽的声名。

除了诺安和卡拉代克的书,勒·派多曼也是几部电影的主题:1979年由雷纳德·洛塞特(Leonard Rossiter)主演的传记片《勒·派多曼(Le Petomane)》,1983年意大利电影《派多曼Ⅱ(ⅡPetomane)》

在普约尔还活着的时候,他甚至试图与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合作一部“动态嗅觉电影”,这部电影将伴随着气味。

但是普约尔并不想被曲解,所以现在与他有关的只剩下几秒钟的影片。不过保留下来的影片是无声的,这更加令人遗憾。

对于吃货们来说,品尝美食的幸福感胜过一切!这次军武搞来了加入大颗粒的上等雪花肥牛粒和鳗鱼干的下饭酱,厚实的肉粒嚼劲十足,浓郁的红油香辣入味,让你胃口大开,即便是干吃白饭也一样能津津有味,时刻保持好胃口!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