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千亿市值股东中超联赛身价第一!上海海港却“爆冷”出局!

时隔997天,亚足联冠军联赛(下称“亚冠”)附加赛重返中超俱乐部主场,两支中超球队上海海港队和浙江队在各自主场面对两支来自泰超的球队,最终结果是浙江队进入亚冠正赛,被一致看好的上海海港队则是“爆冷”出局。

赛后,两支球队分别受到了球迷天壤之别的评价。目前中超最高身价的上海海港队,坐拥千亿市值股东和赞助商,却倒在了亚冠附加赛的门口;另一边则是刚摆脱资金困境,时隔12年重返亚冠正赛的浙江队。

本月初曾有消息传出,从本赛季至今,浙江队就没有收到两大股东绿城集团和浙能集团的资金投入,但赶在亚冠附加赛之前,解决了部分资金的问题。同月,另一支受资金困扰的中超球队河南队刚确定了股改方案。

近三年来,中国球迷终于有望在中超球队主场观看亚冠,同时也会有更多机构关注这场亚洲最高水准的联赛,中国的足球市场能否吸引更多资金投入呢?

8月22日晚间,刚下过雨的上海,空气有些潮湿,路上行人匆忙。位于浦东金滇路附近的“白玉碗”球场内还聚集着部分不甘心的球迷,球场的主队上海海港在亚冠附加赛爆冷输给了来自泰超的巴吞联队,这是球队历史首次败给泰国的足球俱乐部。

而与球迷一起留在球场的还有球队股东上港集团和赞助商上汽集团等公司的广告牌。亚冠作为亚洲俱乐部最高等级的足球赛事,也是一些公司品牌曝光的绝好时机。

东方财富网显示,上港集团和上汽集团均是A股千亿市值的上市公司,二者均隶属于上海国资委,前者主营业务是集装箱码头等,后者则是汽车生产商。天眼查显示,上港集团于2014年开始投资上海东亚队(上海海港队前身),目前是上海海港队的全资股东。

年报数据显示,上港集团2022年和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2.24亿元和146.8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31%和76.74%。但单看一季度的经营业绩,上港集团今年出现了较大下滑,2023年一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和营收分别为35.51亿元和76.49亿元,同比分别下滑35.37%和38.38%。

在业绩出现下滑的同时,上港集团的高管也发生了较大变更。据上港集团8月1日发布的公告,严俊因工作原因提出了辞职申请,同时辞去董事会下设预算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务。辞职后,严俊将不再在上港集团担任任何职务。

然而,仅隔不到半个月,“廉洁上海”公众号发布通报,上海中国航海博物馆副馆长严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通报中的严俊与上港集团原总裁严俊为同一人。而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审查调查的中国足协原主席、党委副书记陈戌源,曾在上港集团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

上海海港队的主要赞助商上汽集团今年一季度业绩较为一般。一季报数据显示,上汽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27.83亿元,同比下滑49.55%;实现营收为1459.16亿元,同比下滑20.03%。上汽集团在一季报中解释称,一季度公司受汽车市场竞争影响,公司盈利水平持续承压。

截至8月22日,上海海港队在最近结束的三场比赛中表现略低迷,仅取得两负一平的成绩,目前以53分的积分在中超联赛第23轮保持第一。然而,这支中超“领头羊”刚败给了上赛季泰超排名第八的巴吞联,众多球迷难以接受这样的比赛结果,更何况上海海港队还坐拥千亿市值的股东和赞助商,其阵容也是目前中超所有球队里最贵的。

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中国区管理员(下称“德转”)于今年6月26日公布的2023年中中超球员身价,球员最高身价为上海海港队的外援奥斯卡(750万欧元),第二为武汉三镇队的斯坦丘(550万欧元),第三为上海海港队的巴尔加斯(500万欧元)。俱乐部总身价方面,上海海港队以2283万欧元排名第一,武汉三镇队以1695万欧元排第二,第三名为上海申花队的1313万欧元。

同一时间参加亚冠附加赛的还有浙江队,面对同样来自泰超的一支俱乐部泰港,它们最终收获了一场胜利,时隔12年再次晋级亚冠正赛。

当晚现场球迷观赛的热情高涨。据有关媒体报道,浙江队主场湖州奥体中心以往平均上座率仅为8000人,而当日与泰港队的比赛,看台球迷人数超过了1.5万人。

而就在不久前,外界甚至担心,浙江队是否会因为资金困难而无法参加亚冠附加赛。

据钱江晚报8月15日的报道,本月初有消息传出,从中超本赛季至今,浙江队就没有收到两大股东的资金投入。浙江队只能通过各种能够争取到的资金渠道来维持俱乐部的日常运营。即便如此,缺少主要资金支持的俱乐部依然举步维艰。

据上述媒体报道,经过沟通以及多方协调,浙江队主要股东之一的浙能集团同意先期支付一笔费用,用以解决球队目前的资金问题。

浙江队情报小组博主曾在8月9日放出的一段视频显示:此前困扰浙江队的资金问题已经得到有效解决和进展,可以确保浙江队能够去踢亚冠的比赛以及完成今年的联赛,更多方案正在推进中。

天眼查显示,浙江队成立于1998年,球队目前的两大股东分别是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50%)和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50%)。前者是一家房地产民营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是绿城中国。后者是一家能源企业,隶属于浙江省国资委,旗下有浙能电力、宁波海运、浙江新能等3家A股上市公司和浙能锦江环境1家新加坡上市公司。

年报数据显示,绿城中国2022年实现归母净利润和营收分别为27.56亿元和1271.53亿元,虽然营收同比增长26.85%,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8.33%。绿城中国在2022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因为人民币贬值计提了汇兑净损失13.71亿元,并基于市场环境变化,计提非金融资产减值亏损15.02亿元。

除了两大股东外,浙江队主要赞助商还包括松下电器和东芝空调,官方合作伙伴包括富兴燃料、东方雨虹、德国高仪等28家企业。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浙江队缺乏资金的原因以及何时再投入新的资金等问题向浙能集团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暂未有回应。此前,浙江队曾在邮件中向记者回应称,因筹备亚冠附加赛,无法及时回复。

德转数据显示,浙江队全队最新身价为805万欧元,仅比上海海港队的奥斯卡一人身价贵了55万欧元,暂列中超球队身价榜第八。

随着上海海港队的出局,本赛季中超将只有武汉三镇、山东泰山和浙江队参加亚冠正赛的小组赛。根据德转数据,目前中超所有球队的身价仅以1.46亿欧元在亚洲足球联赛中排名第五位,沙特联赛以3.21亿欧元排在第一。

位于西亚赛区的沙特联赛正在效仿中超曾经的“金元足球”,C罗、内马尔、本泽马、马内、菲尔米诺、坎特、法比尼奥等曾经在欧洲五大联赛效力的知名球星陆续被沙特联赛的球队“烧钱”买入,这吸引了不少球迷和赞助商的关注。

科方得投资执行总裁张晓兵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沙特联赛通过高薪吸引欧洲明星加入,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联赛知名度和竞争力,同时吸引更多的球迷和投资,推动当地足球的发展。

但张晓兵认为,这同中超的“金元足球”一样,也会存在不稳定的风险。目前来看,沙特联赛是各路豪华资金聚集和支持,而且是世界顶级球星纷纷在加盟。从未来的联赛运营和球赛靓眼业绩方面来看,应该会取得很好的效果和成绩。但如果联赛不能保持稳定和可持续的财务运营,也可能导致后续等问题的出现。

曾经也是巨星云集的中超联赛,如今一些球队却面临资金困难。有媒体人在今年2月称,上海海港队有可能是中超唯一不欠钱的球队。据足球报报道,河南队从去年开始连续遇到资金问题,俱乐部的日常维持依靠自主招商、融资以及票务等方式,直到近期才确定了股改方案和资金解决方案。

“中超球队的资金难题可能是因为一些球队没有进行有效的财务规划和管理,还有可能是由于国内经济形势的变化和投资市场的变化所致。”张晓兵认为。此外,他还表示,中国足球俱乐部的知名度和吸引力相对较低,也可能导致投资者对其缺乏兴趣。

实际上,相比亚洲,拥有五大联赛和众多球星的欧洲足球经济更加活跃。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记者,欧洲足球经济拥有多方面的优势和特色,包括文化深厚、产业完整、市场成熟、资源丰富、技术先进等。这都为欧洲足球市场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使得欧洲足球在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

“足球市场可以成为推动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之一,因为足球产业具有广泛的产业链和巨大的商业价值,可以为多个领域带来经济效益。投资足球市场的商业行为包括:赞助、广告、球票销售、转播权购买、球员转会交易等。但这种投资也可能会面临一些泡沫风险。”江瀚表示。

张晓兵也认为,足球市场在创造就业、提高地区经济发展、促进国际贸易和文化休闲旅游等方面能产生显著的效果。但也存在泡沫风险,投资者需要具备足够的财务规划和风险管控能力,同时需要根据最新市场需求变化趋势进行科学的评估和决策,以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尽可能谋求最大化的收益。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