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沃尔特:美国太害怕多极世界了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3月7日发表题为《美国太害怕多极世界了》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全文摘编如下:

在美国从冷战的黑暗走向所谓的单极时刻的辉煌之后,一系列学者、专家和世界领导人开始预测、向往或积极寻求重返多极世界。不出所料,俄罗斯和中国早就表达了建立更加多极化秩序的愿望,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大国也是如此。

更有趣的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也是这样。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警告美国的单边主义构成“不可否认的危险”,法国前外长韦德里纳曾宣称,“法国的整个外交政策……是旨在让未来的世界由几极组成,而不仅仅是一极”。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欧洲统一和战略自治的支持揭示了类似的冲动。

意外的是,美国领导人不同意。他们更喜欢作为不可或缺的力量所带来的广阔机遇和令人满意的地位,因此他们一直不愿放弃无人挑战的领先地位。

早在1991年,乔治·H·W·布什政府就准备了一份国防指导性文件,要求努力防止世界上任何地方出现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随后几年,共和党人和人发布的各种国家安全战略文件都称赞了保持美国领先地位的必要性,甚至在他们承认大国竞争回归的时候。知名学者也参与进来,一些人认为,美国的领先地位“对自由的未来至关重要”,对美国和世界都有利。

尽管拜登政府承认我们重新回到了一个由几个大国组成的世界中,但它似乎很怀念那段美国没有任何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的短暂时期。因此,它大力重申“美国的领导地位”,希望让俄罗斯在军事上落败,令其未来实力弱得无力制造任何麻烦,并通过限制北京获得关键技术以及努力补贴美国的半导体行业来压制中国的崛起。

即使这些努力成功(不能保证它们真的成功),恢复单极状态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我们最终将迎来一个两极世界(美国和中国)或者一种一边倒的多极世界,其中美国在一群不平等但仍然至关重要的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以及重新武装后的日本和德国)中独占鳌头。

如果未来的世界秩序是一边倒的多极世界,如果这种秩序更容易发生战争,那么确实有理由感到担忧。但多极化对美国来说或许并不那么糟糕,只要它认识到其影响并适当调整自身的外交政策。

首先,让我们承认单极世界对美国来说也不是那么好,而且对那些近几十年里不幸获得了美国格外关注的国家来说尤其不好。单极时代发生了“9·11”,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打了两场耗资巨大但并未取得胜利的战争,还因一些不明智的政权更迭导致了失败国家的出现,一场金融危机使美国国内政治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一个越来越雄心勃勃的中国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自己的行动促成的。

多极化的回归将带来一个欧亚大陆上出现几个实力不同的大国的世界。这些国家很可能会警惕地盯着对方,尤其是在它们离得很近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使美国有相当大的灵活性,可以根据需要调整联盟,就像它在二战期间与奉行斯大林主义的苏联结盟,以及冷战期间与中国修复关系时所做的那样。

在多极世界中,其他大国将逐渐承担起更大的自身安全责任,从而减轻美国的全球负担。

即使多极化有其缺点,试图阻止它也是代价高昂的,而且可能是徒劳无功的。俄罗斯最终可能会在乌克兰遭遇决定性的失败(尽管这一点还不确定),但无论目前的战争结果如何,这个国家广阔的国土面积、核武库和丰富的自然资源都将使其留在大国行列中。出口管制和内部挑战可能会放缓中国崛起的速度,而其相对实力可能在未来十年达到峰值,但它仍将是主要参与者,其军事能力将继续提高。日本仍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它正在开始一项重大的重整军备计划;如果它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迅速获得核武库。印度的发展轨迹更难预测,但几乎可以肯定,它在未来几十年里会比过去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美国既没有能力也不希望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因此,美国人应该开始为多极化的未来做好准备,而不是徒劳无功地拖延时间。

理想的情况下,一边倒的多极化世界将促使美国放弃对硬实力和胁迫的本能依赖,并加大对真正的外交手段的重视。在单极时代,美国官员习惯于通过提出要求和最后通牒来处理问题,然后加大施压力度。

相比之下,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里,即便是最强大的国家也必须更多关注其他国家的需求。“要么接受要么放弃”的外交方式必须让位于更微妙的方式和更多的互谅互让;主要依靠威胁使用武力只会促使其他国家退避。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会站到反对派一边。

毫无疑问,对美国也许还有全球来说,多极化的未来并非没有重大的不利影响。在一个大国相互竞争的世界中,一些实力较弱的国家会从中挑拨渔利,这意味着美国对一些小国的影响力很可能会下降。欧亚大陆上的大国竞争可能会导致误判和战争,就像1945年以前那样。更多的国家可能会决定获得核武器,在这个时代,技术进步可能会让一些人相信,这些武器或许是有用的。这些事态发展都不是我们乐于见到的。

但是,假设美国仍然在新兴多极化秩序里的一群实力各异的国家中独占鳌头,那美国领导人不应过于担心。华盛顿将在其他大国鹬蚌相争时处于一种理想境地,而且它可以让其在欧亚大陆的伙伴承担更多的自身安全重担。

7月16日,由中国科协主办,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等单位联合承办的2023企业创新大家谈先进制造专场活动将于广东东莞松山湖材料实验室举办。

据世卫组织官网14日消息,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粮食及农业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今天发布了阿斯巴甜对健康影响的评估结果。

研究人员表示,通过施加不同的电压,该人造肌肉可快速改变其硬度,且可连续改变30次,具有显著的响应优势。

7月12日,时值第11个“全国低碳日”,由生态环境部和陕西省政府主办的“全国低碳日”主场活动在西安举办。

大脑由哪些细胞组成、这些细胞的空间分布有什么规律,是脑科学的基本问题。

基础研究是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根基,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些“卡脖子”技术问题,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没跟上,源头和底层的东西还没搞清楚。

当日,第九届中国(国际)商业航天高峰论坛在武汉开幕,张海联在《我国载人月球探测发展总体考虑》主旨报告中介绍了中国载人登月的初步方案。

在神舟十六号载人飞行任务中,航天器的物理实体、可视化模型和相关的计算机系统,以及持续通畅的通信数据流构成了一套完整的数字孪生系统。

“针对国家急需和国家重大战略,推进与国家相关部门的合作,进一步解决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怀进鹏说。

11日,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获悉,该院等离子体研究所陈长伦研究员课题组在等离子体技术制备偕胺肟复合材料用于海水提铀研究取得新进展。

该条管道全长109千米,每年可将170万吨齐鲁石化生产捕集的二氧化碳输送到胜利油田的地下油藏进行驱油封存。

17个月后,伴随着一辆广汽埃安昊铂GT纯电动轿车缓缓驶下生产线,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累计突破2000万辆。

截至2022年年末,河北省数字经济产业规模占全省GDP比重达到1/3,产业规模持续壮大,主导地位不断强化,展现出蓬勃生机和巨大潜力。

当前,新技术、新材料、新理念不断涌现,科学技术正与促进社会发展的核心产业不断地交叉融合,人类超级科技工程的时代已经到来。

吴於人则表示,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不仅需要校内外的科学教育场馆资源、专业的科学导师,还需要符合学生成长规律的课程体系作为支撑。“

7月10日,北方高温天气继续发力,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橙色预警,西北地区东部、华北大部、黄淮、江汉、江南华南大部以及四川盆地等地还是高温天气。

现在去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兵马俑已经不再是“只可远观”,VR技术让游客化身兵马俑,近距离感受千年前的威严秦俑。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