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思维导致破坏性恶果:从乌克兰危机看美式霸权

“只要认为需要,只要相信对自身有利,只要觉得力所能及,美国就会产生动武的冲动。而由此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再可怕,也总是别人承担。”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深刻指出。美国历史学家艾伦·布林克利在《美国史》中记载,越南战争期间,美军使用“饱和轰炸”袭击越南村庄,用推土机铲平建筑物,用化学制剂清除田野和丛林,造成200万平民死亡,300多万难民外逃。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动用国际公约禁止的贫铀弹,对塞尔维亚环境和人民健康造成了长期恶劣影响。“9·11”事件后,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导致地区局势动荡,安全威胁外溢。美国《史密森学会杂志》统计,2001年以来,美国以“反恐”之名发动的战争和开展的军事行动覆盖了“这个星球上约40%的国家”。美国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数据显示,这些所谓“反恐战争”已夺去超过80万人的生命,令超过3800万人流离失所。可以说,困扰欧洲多年的难民潮,很大程度上就是由美国的战争黑手造成的。

“美国变成了世界的破坏性角色。华盛顿痴迷于武力,而不是在构建和平。”美国昆西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副主任史蒂芬·沃特海姆如是指出。美国一再挑起冲突和战争的事实、对劝和促谈毫无兴趣的冷漠,甚至有意将冲突长期化的意图,都再清楚不过地说明,维护全球和区域安全稳定,从来不是美国战略排序的优先选项,它真正在意的,只是自己在国际格局特别是大国博弈中的所谓主导地位。在乌克兰危机上,这一点表现得十分明显:美国主导下的北约对俄罗斯步步挤压,围堵遏制的逻辑背后,是美国操控欧洲安全议题主导权的霸权思维在作祟。

世界已进入21世纪,但美国一些政客的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停留在零和博弈的老框框内。穷兵黩武的美国是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没有资格扮演和平的维护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