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法国14岁女孩儿离奇死亡父亲为讨公道跨国追凶三十年

2009年10月17日晚,法国米卢斯市警局接到了一起报警电话,报案人声称有一个国际通缉犯被绑在了市中心的一座灯柱上。

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刻赶赴现场,竟然真的发现了一名浑身伤痕的男子正被绑在灯柱上,经过确认,被绑男子确实是一名被法国警方通缉多年的罪犯。

随后,警方又在被绑男子附近的一家旅馆中找到了那名报案人,并以涉嫌绑架的罪名将他抓捕。

报案人在被警方拘捕时一脸淡然,他对这一切早有预料,甚至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对他来说,只要能将那名罪犯惩治,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为了惩治那名罪犯整整奔波了近三十年的时间,如果不是看不到希望,也不会动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在警方将报案人和那名通缉犯逮捕后,法国媒体争相报道了此事,而当其中隐情被曝光后,整个法国社会都陷入了轰动之中。

那么这名国际通缉犯究竟犯下了什么罪孽?报案男子又为何不惜以身犯法也要将他惩治呢?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

报案人名叫安德烈·班伯斯基,是一名法国会计师,他不仅事业有成、为人谦逊,还拥有一位温柔漂亮的妻子和一对懂事乖巧的儿女,可以说家庭、事业双丰收。

安德烈一家的生活一直非常幸福美满,但当他们结识了一位名叫迪特·克罗蒙巴奇的德国医生后,本来温馨的家庭渐渐出现了裂痕。

迪特是一位单身父亲,他的女儿和安德烈的女儿卡琳卡是同班同学,也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安德烈的妻子达尼经常带着女儿去安德烈家做客,一来二去,俩家就渐渐熟识了起来。

1974年,安德烈一家在出游时发生了车祸,年仅6岁的卡琳卡不幸受伤,随后被送往了迪特所在的医院救治,还好伤势不算太严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就痊愈出院了。

可让安德烈没想到的是,在女儿这短暂的住院期间内,妻子达尼借着去医院照顾女儿的理由,竟然暗中和迪特发生了婚外情。

当安德烈得知妻子出轨后,心中非常愤怒,他直接向达尼提出了离婚,并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抢到了手中。

随着时间流逝,离婚后的两人都开始了新的生活,达尼跟她的出轨对象迪特结了婚,并搬去了德国居住,安德烈也逐渐走出了被妻子背叛的阴影,开启了一段新的恋情。

他们的两个孩子也渐渐长大,考虑到孩子的成长不能没有母亲的陪伴,安德烈每年都会让两个孩子去德国跟前妻生活一段时间。

时间一晃来到了1982年,此时安德烈已经44岁了,他的大女儿卡琳卡也14岁了,在暑假期间,安德烈照常将两个孩子送上了前往德国的飞机,让他们去前妻达尼那里度过假期。

在安德烈看来这只是一次平常的送别,等暑假过后两个孩子就回来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告别,竟成了他和女儿卡琳卡的永别。

1982年7月10日,正在家休息的安德烈突然接到了前妻达尼的电话,达尼在电话中哭泣着告诉安德烈,他们的女儿卡琳卡在昨晚睡觉时猝死了。

前妻的话就如晴天霹雳一般,让安德烈瞬间瘫软在地,他不敢相信前几天还活泼健康的女儿竟然会突然猝死。

等缓过神来后,安德烈连忙收拾行李赶往德国,他期望这一切只是前妻开的一场玩笑,女儿正完好无损地在德国等待着自己。

可现实给了安德烈重击,当他赶到德国后,迎接他的却是女儿的遗体,前妻并没有说谎,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儿已经永远离开了他,安德烈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抱着女儿的遗体痛哭起来。

随后,安德烈为了弄明白女儿去世的原因,就找到了前妻的现任丈夫迪特了解情况,因为迪特是第一个发现卡琳卡死亡的人。

按照迪特所说,在7月9日晚上19:30分左右,他为了治疗卡琳卡的贫血和帮助她美黑,就像往常一样给她注射了一种含有铁和钴的化合药剂,并叮嘱她早点休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迪特去叫卡琳卡起床时,却怎么也叫不醒她,当他发现卡林卡好像没有了呼吸后,连忙给她注射了协助心肺复苏的药物,并进行心脏按压,可最后还是没有挽救回卡琳卡的生命。

至于卡琳卡为何会突然猝死,迪特则认为可能是中暑导致的心脏骤停,7月9日那天气温非常高,卡林卡曾经在泳池中待了很长时间,人体在强烈的冷热反差刺激下,就很容易生病。

虽然迪特说得有理有据,可安德烈却并不相信,在他看来,女儿的身体非常健康,怎么可能因为中暑就失去了生命?这其中一定存在着问题。

安德烈抱着怀疑态度将女儿的尸体交给了当地法医进行尸检,因为检验需要时间,在法医采集了遗体样本后,他就带着女儿的尸体回到了法国,为她举行了葬礼。

在葬礼上,安德烈看着女儿的遗体被葬入墓地,脑海中回忆着与女儿的点点滴滴,痛苦顿时如尖刀般撕裂着他的心脏,在上面留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1982年10月,在卡琳卡去世三个月后,安德烈终于收到了德国法医机构送来的尸检报告,可当他读完这份报告时,就如同被五雷轰顶,整个脑子都是蒙的。

根据报告显示,卡琳卡的死亡时间是在7月10日凌晨3点左右,至于死亡原因则暂时不明,不过经过检测,卡琳卡在死亡前的几个小时内,曾被注射了一种不明效果的药剂。

另外在卡琳卡死亡4小时后,也就是7月10日早上7点左右,曾被注射了一种心脏复苏类的药物。

最重要的是,法医发现卡琳卡的存在撕裂痕迹,且在内部发现了一些白色带有异味的粘稠液体。

安德烈颤抖着看完了女儿的尸检报告,虽然报告上没有明说,但只要懂些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卡琳卡死前曾遭受过侵犯,而且很可能并不是意外死亡。

不过这份尸检报告实在太过简陋和诡异了,不仅没有说明卡琳卡被注射的药物成分,就连那些非常明显的白色液体,也没有记录检验情况,很明显,这份尸检报告存在问题。

安德烈心中怀着疑惑和愤怒,再次赶赴德国找到了那名给女儿进行尸检的法医,当面质问他这份尸检报告究竟是怎么回事,并让他重新进行检验。

可没想到,法医竟然告诉安德烈,卡琳卡的去世已经被定义为意外,所有从她身体上提取的样本皆没有保存,如今已经无法再次进行检验了。

至于为何尸检报告上没有写明白色液体和卡琳卡被注射药物的成分,则是因为法医在进行检测时被卡琳卡的继父迪特制止了。

法医的话让安德烈心理剧震,迪特是女儿遗体的第一发现人,当晚仅有他一个人接触过女儿,再加上他给女儿注射的药剂,并且阻止法医进一步的检验。

这一切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一个让安德烈毛骨悚然的答案,女儿卡琳卡是被迪特侵犯后杀害的,而且他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很可能已经将大部分证据消除了。

有了这个猜想,安德烈立马赶到当地警局进行报案,要求警方重新对女儿的死展开调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管是警方还是当地的检察院,皆以案件已经结束为借口拒绝重新调查。

安德烈后来才知道,迪特曾经在德国外交部任职,在当地有着很深的政治背景,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件已经定性的案件去得罪他。

弄清警方推诿的缘由后,安德烈明白仅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在异国他乡为女儿伸张正义的,他立马赶回法国,花费了大量钱财聘请跨国律师帮他梳理案件。

1985年,为了弄清女儿的死因,安德烈再次花费大量金钱聘请了一支专业的法医团队,并在悲痛中挖开了女儿的墓地,让法医对女儿的遗体重新进行检验。

没想到法医刚开始检验就发现了大问题,卡琳卡的遗体内居然没有生殖器官,这显然不是自然腐化的问题,而是有人将生殖器官整个挖走了。

安德烈得知此事后气得浑身战栗,他知道这一定是迪特干的,而且就是德国法医在对女儿遗体进行尸检的时候做的。

安德烈立马联系了当年负责尸检的法医,向他索要女儿的器官,却被告知这份器官在检测时不小心遗失了。

面对睁眼说瞎话的法医,安德烈气得青筋暴起,他立马联系律师对德国尸检部门进行施压,要求对方归还女儿消失的器官。

1988年,经过安德烈的不断走访和申诉,德国尸检部门在自身存在失误的情况下,终于交出了卡琳卡第一次做尸检时被提取的样本,也就是那份“丢失”的样本。

安德烈聘请的法医在检查过这份样本后,终于确定了卡琳卡的真正死因,她是因为生理性呕吐导致胃内食物回流堵塞了气管才窒息而亡的。

而想要达到这种情况,卡琳卡必须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下才可能,而导致卡琳卡陷入昏迷的原因,应该就是迪特给她注射的那种药物。

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法医已经无法查证那份药物究竟是什么成分,但只要确定了卡琳卡的死亡与迪特注射的药物有关,就足以给迪特定罪。

1995年,安德烈在收集了足够的证据后,于法国巴黎刑事法庭对迪特提起了诉讼,法官在查验过安德烈提供的证据后, 判处迪特15年有期徒刑。

虽然安德烈对判决结果不太满意,但总算为女儿讨回了公道,证明他这十年来的奔波并没有白费。

可还不等安德烈松口气,他就必须面临另一个问题,迪特虽然被巴黎刑事法庭判决了,但他本身并没有出席这场审判,要想将其绳之以法,就必须先将他引渡到法国境内。

但问题是当时的德国为了保护公民的权益,对于引渡条约非常保守,更何况迪特还有着深厚的政治背景,想要引渡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法国方面曾多次尝试引渡迪特,甚至签署了针对迪特的国际通缉令,但德国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法国引渡迪特,迪特的审判之日遥遥无期。

1997年,在卡琳卡去世的15年后,一直在为制裁迪特而四处奔波的安德烈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迪特因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侵犯了一名仅有十几岁的女孩儿而被德国警方逮捕了。

这起案件让安德烈看到了迪特被审判的希望,他立马赶到了德国,并出席了此案的庭审现场。

在法庭上,那名被侵犯的女孩儿告诉法官,迪特在为她诊治时,说她身体严重缺铁,这会让她的皮肤出现问题,为了解决这点,就建议她注射一些补铁药剂。

迪特作为当地的知名医生,他的话并没有引起女孩儿的怀疑,她非常痛快地听取了迪特的建议。

可在注射了迪特所说的补铁剂后,女孩儿直接陷入了昏迷,不过可能是体质原因,女孩儿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她在迷迷糊糊之间,看到迪特正赤身裸体的趴在她的身上,对她进行着侵犯。

安德烈听完女孩儿的叙述后惊立当场,补铁剂、昏迷、侵犯,这与女儿遗体上检测出来的结果竟如此相似,他终于明白迪特当年对女儿做了什么。

迪特这个禽兽,在对卡琳卡起了歹意后,就以补铁为借口骗她注射了一种会致人深度昏迷的药剂,并在卡琳卡昏迷后对她进行了侵犯。

在侵犯过程中,迪特过于激烈的行为和身体撕裂产生的痛苦,使得卡琳卡出现了食物反流的现象,反流的食物将气管堵塞,导致她窒息而亡,

更可恨的是,迪特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在明知卡琳卡已经死亡的情况下,还对其体内注射了心肺复苏药物,以此来混淆法医的检查结果。

最可怕的是,他居然利用自己的政治背景参与了法医的尸检过程,并趁机将卡琳卡的生殖器官整个割掉销毁。

让安德烈失望的是,即使在如此铁证下,迪特却仅仅被判了两年刑期,而且还是缓刑,也就是说,这个恶魔再次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当法官宣判的那一刻,安德烈终于意识到,想靠德国的法律来制裁迪特是件不可能的事,不过他没有放弃,他一定会为女儿伸张正义。

安德烈回到德国后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并变卖了家产,他将所有的钱和精力全部投入到了为女儿伸张正义之中。

他一边研习法律知识,一边在街上发传单,并不断给德、法两国司法机关写信,希望通过舆论的压力让德国同意引渡迪特。

时间流逝,距离女儿去世已经过去了近30年,安德烈此时已经满头白发,事业、家人、时间,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期望可以替女儿制裁迪特这个恶魔。

可结果让他失望了,眼看着巴黎刑事法院判决的追诉期已经临近,可迪特依然逍遥法外,他付出了30年的努力,却一无所获,安德烈终究死心了,他决定以法律之外的手段制裁迪特。

2009年,在女儿去世27年后,安德烈雇人将迪特抓到了法国,这个精通法律的父亲,不惜以自身犯法为代价,代替法国司法机构完成了对迪特的审判。

2011年3月28日,巴黎法院重新审理了卡琳卡的案件,并维持原判,判处迪特十五年有期徒刑,并正式将他收监。

而安德烈因为绑架罪名,同样迎来了审判,不过幸运的是,法院考虑到安德烈所做的一切都情有可原,只判处了安德烈一年缓刑。

当安德烈和迪特接连被判罚后,这起父亲为女儿追凶三十年的案件在整个欧洲社会引起了轰动。

有人为安德烈感到不值,他花了近三十年的时间,甚至不惜以身犯法,却只换来了迪特的十五年监禁。

可安德烈却不这么认为,他告诉人们,尽管这场战役耗费了漫长岁月,路途也崎岖不平,但他却从没有后悔过。

2016年,法国导演文森特·贾洪以此事为蓝本,拍摄了一部名为《以女儿之名》的电影,来向安德烈这位孤身奋战了30年的父亲致敬。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将你换成安德烈,你会耗费30年光阴为亲人伸张正义么?欢迎留言讨论,如果喜欢,别忘记点赞、关注、转发、评论,我会持续为大家带来精彩案件,谢谢大家!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