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观漫读|西郊的味道

特别是在暖洋洋的春风里,明媚的阳光洒满大地,如果你刚游完泳,坐在路边桃花盛开的树下,叫一碗粉浆面条,慢慢地吃上一个时辰——哪还会管什么王?

不知是谁发明了这酸酸的浆水,真是应该膜拜,每次品尝前我都要感谢他,他具化了我的幸福。

软,是灵魂。要小勺一碰就断,要溶在浆水里,要沾着芝麻叶、花生碎、芹菜丁、韭花酱、辣椒油,直接喝下去。

马寨转盘西边有个年轻姑娘,粉浆面条堪称上品。做饭这种事,不论长幼,得了道的,都是大师。

老蔡记的炸八块儿,有着红酒一样的诱人色泽,仅仅是看着,就已经受不了。大快朵颐,重度满足。

我只能想到一个原因:选材讲究,做工复杂。即便是传统的豫菜馆子,炸八块儿也从菜单上抹去了。

用藕粉、红糖和玫瑰花瓣熬的稠稠的汤底,撒上花生碎、青红丝、黑芝麻、杏仁儿、葡萄干,清香、滑润、微甜,妥妥贴贴的幸福感,是中年人傍晚归家前的安慰剂,是恋爱情侣深夜的感情升温水,是幼童味觉记忆的开始。

路过酸辣面鱼儿的小摊,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盛一碗白生生的面鱼儿,放点辣椒、韭花、腌萝卜丁,爽口爽心。

在南阳淅川荆紫关,面鱼儿是用玉米面做的,在大锅里不停的搅动,足足三个小时。添一勺农家做的臊子,又滑又香,可以吃三大碗。

减肥的人千万不要来,直接就缴枪了,万勿高估自己的意志。不是不要进店,拐进华山路都不要。

伏牛路上这个裴家双龙道口烧鸡店,很有些年头了。除了烧鸡,馄饨、蒸饺、素汤面都极地道。

特别是蒸饺,是烫面的,不带汤汁的,干型的。和老蔡记那种汁水浓郁的完全是两个流派,别有风味。

重点还是烧鸡,体型大,透骨香!就连胸脯上的白肉都是香的,撕成细丝夜里煮碗汤面、馄饨多么满足啊。

烧鸡还有一种重要的吃法,上高速时带一只放在手边。看路边的白杨树哗啦啦泛出一片新绿,田野里麦苗像绿油油的地毯,抓过一只鸡腿大口啃之,难以言状的满足。

马寨的伊海斋泡馍,平时吃小碗的可以改大碗,吃大碗的可以干两碗,一言不发,埋头大吃,太香了!

门口的干炸牛肉丸子和酥肉是个很大的难题,吃吧?停不下来。不吃吧?实在忍不住啊。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