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人物:古迪的真人秀

康辉:上周日3月22日,是英国的母亲节。但英国线;古迪最终没能看到两个儿子给她的贺卡和鲜花,于当天凌晨在睡梦中告别人世,走完了她27年的短暂人生。

从出身贫寒的逃学女、到牙科护士,再到英国家喻户晓的女星,古迪短暂的一生,犹如她赖以成名的真人秀节目一样,充满了戏剧性。而古迪,也把真人秀进行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2002年5月,20岁的古迪刚刚应聘了一份牙医护士的工作,身无分文的她因拖欠3000英镑的房租被赶出了租住的公寓。之后,她报名参加了真人秀节目《老大哥》。

她粗犷泼辣的风格引起舆论热议,也因此成为娱乐界追捧的对象。制片商以每小时1000英镑的价格邀请她出演电视剧,她发行的减肥健身录影带畅销一时,她的自传获得100万英镑的收入,还有人专门为她量身定做香水。到2006年,这位曾经一贫如洗的灰姑娘拥有了三、四百万英镑的资产。可是命运跟古迪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2008年8月,拥有了金钱和爱情的古迪,意外地查出患上了宫颈癌,并且已经是晚期。

就在人们猜测古迪是否会就此远离公众视线安心养病时,古迪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

她聘请英国著名广告商克利福德担任经纪人,上演了自己生命中最后一次线年年初,古迪把自己临终前最后一段人生的记录拍摄权高价卖给了生活频道,并开始频频曝光。

镜头前的古迪,还是那么大大咧咧。就是在头发脱落、失明时,也在对着镜头微笑。只有面对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时,古迪才会显露出对生命的不舍。

康辉:据英国媒体报道,古迪为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留下了两百万英镑的遗产,其中一半来自与英国电视台、杂志社和出版社签订的临终报道权合约。

对此,有人指责她将死亡变成了一场娱乐和赚钱的工具,而有人则对她表现出的母爱和坦然面对死亡的勇气表示赞许。古迪27年的人生路,也再次被媒体翻出,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长达八个月与外界隔绝,与一群超级自恋的人同居一屋,并且将自己的生活完全暴露在镜头下面。这就是英国真人秀节目老大哥的参与者要经受的考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经历难以忍受,但古迪却视之为天堂。

当她走进通往摄制棚的大门时,她甚至愉快地说,“那里没有人能够伤害我,我觉得很安全”。

1981年,古迪出生于伦敦南部艾塞克斯郡一个贫穷的家庭。父亲是个酒鬼、而且吸毒成瘾,在古迪年幼时他抛妻弃女离家出走。古迪的母亲则遭遇车祸身体残疾。

据古迪回忆,她大部分同学回家后通常会看到自己母亲在洗衣服或准备晚饭,而她只能躲在家附近的小角落里,希望不要看到有警车停在屋外,因为有段时间母亲为了谋生干起了偷窃的勾当。

她以为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是拳击运动员,以为雪貂是一种鸟类,还说名画《蒙娜丽莎》的作者是开心果。古迪成为了同屋演员的嘲笑对象。

然而她的直率也赢得了眼球,让节目获得了收视率。2007年,古迪第二次应邀参加老大哥节目。这一次,她的口无遮拦给她惹来了更大的麻烦。

被古迪称作“印度薄饼”的谢尔帕谢蒂当时已是宝莱坞当红女影星,她专程从印度前往英国参加老大哥节目,不料被古迪气哭。这段影像播出后,许多人认为古迪侮辱了谢尔帕,有明显的种族歧视色彩,印度民众一时情绪激昂,几乎引发英印两国的外交纠纷。

但事后,古迪出面澄清说自己快人快语其实无意伤人,她专程前往印度向谢尔帕道歉、并给印度的儿童福利院捐款。两人冰释前嫌,

2008年8月,古迪应邀到印度参加谢尔帕谢蒂主持的印度版《名人老大哥》节目。

康辉:古迪去世后,谢尔帕谢蒂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古迪进行了一场很勇敢的斗争,尽管最后她输给了癌症,但最终用她的勇气赢得了许多人的心。”率直的古迪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光赢得了人们的同情和尊重。

不过,细细想来,古迪短暂而富有争议的人生似乎不全是她自己设计的。这究竟算是一出喜剧?还是一出悲剧呢?

“漂亮的牙科护士,20岁,来自伦敦南部”,这是古迪刚亮相老大哥节目对她的介绍。

但就在节目开始24小时后,古迪表现出了她无知、粗鲁的一面,英国小报开始对她进行狂轰滥炸。

英国《太阳报》称她为河马,狒狒,之后又煽动人们投票把“这只猪”赶出老大哥节目。英国《星期日镜报》甚至讽刺古迪连猪都不如。

不过慢慢地,人们看到了这个女孩身上具有天真、不伪饰,毫不掩饰自己弱点的可爱一面。一些观众给媒体写信,指责他们对古迪不要太过分。

于是,《镜报》开始为古迪争取同情票,《太阳报》也试图恢复“艾塞克斯公主”的声誉,一些报纸甚至出价10万英镑来买有关古迪的故事。

在古迪一炮走红后,广告商们看到了商机,他们纷拥而至,踏破了古迪家的门槛。

当然,有关她与男友的分分合合,她的怀孕和生产,所有这一切都成了小报追踪的热点。

在英国《太阳报》一周的七个头版中,古迪就占据了六天。因刊登了《古迪的困境》这篇文章,当天的《太阳报》销售一空。《太阳报》的网站也因此塞车。

英国《ok》杂志,则花70万英镑买到了古迪婚礼的独家报道权,当期销量达到200万份。

在古迪去世前一周,这本杂志还发行了《深切地怀念杰德古迪1981-2009”》的悼念特刊,创下了更好的销售纪录,但同时也被指责在剥削利用古迪之死的剩余价值。

3月22日,古迪离开了人世。不管是严肃的路透社、bbc、还是八卦的《每日邮报》都对此进行了报道。这一次,“抗癌英雄”成了这些媒体对古迪的统一称谓。

据媒体报道,古迪的葬礼定于下月4号举行。但令小报们跌破眼镜的是,古迪并没有如他们所料出售葬礼的转播权。据朋友透露,古迪希望自己在生命的终点只和家人与朋友一起分享。

回望古迪一生命运的跌宕起伏,跟媒体的吹捧或者贬损都息息相关。在英国这个资讯发达竞争激烈的社会中,英国媒体总是在造星运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过,每次类似事件发生后,人们总会反思媒体的是非功过,但不久又把这些抛在脑后,开始再一次的造星运动。

而古迪事件,如果说有新的启迪的话,那就是古迪把自己与宫颈癌作斗争的经历曝光在公众面前,提醒了更多年轻女性去进行宫颈图片检验,以尽早发现隐患。可以说这是古迪,除了对自己两个儿子倾尽的母爱之外,给社会留下的最大一笔遗产。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