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物浦2-3马竞为例剖析433阵型的新变化

433阵型,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横扫世界的巴西,当时桑巴足球将WM阵型进行微调,充分发挥贝利和加林查的进攻才华,433雏形出现。随后功利式足球盛行,知道70年代的白金-汉将该阵型重新定义,424演变成了433阵型,攻势足球和全攻全守概念到了瓜迪奥拉的“梦三”被发挥到了极致。

随后的十年间,433阵型被彻底发扬光大。这套阵型有点在于边路进攻人数足够多,边锋+边卫的进攻支援,中场参与前插的球员随时处于危险的肋部位置,前场随时保持至少3名球员参与进攻。对于现代足球的运转速度来说,只需要两名快马就有可能制造出一次优秀的反击。

克洛普,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生代教练之一,德国人曾经用4231阵型掀翻了拜仁的统治,如今又用一套433阵型将欧冠收入囊中,可以说在目前的时代里,没有人比他更懂得433阵型。

对阵马竞的比赛中,利物浦两名中前卫是维纳尔杜姆和张伯伦,前者更擅长踢后腰位置,但他在克洛普手底下一度充当中锋。经典一战莫过于上赛季欧冠4-0淘汰巴萨的梅开二度,荷兰人体能充沛,可以帮助球队在小范围形成人数的优势。

张伯伦更是边锋出道,虽然在阿森纳后期已经开始出任中场,但他和维纳尔杜姆类似,都是习惯用奔跑去支援中场而不是传统的组织球员。

这样的组合与之前得中场得天下的论调完全相反,要知道中场之所以重要,不仅是因为这里事关球权争夺,更重要的是攻防之间,中场能够给球队提供的支援,复杂形式下,清晰明了的中场转移能够提升球队进攻效率,就是看上去球队进攻不便秘,防守不缺人。

张伯伦和维纳尔杜姆更擅长夺回球权,其他的任务交给他们,就像张飞做刺绣,你还让他给你绣鸳鸯。克洛普给出的方案就是利用跑动前插,增加进攻纵深,就像下图。

本场比赛马竞的第一个进球,张伯伦传中助攻维纳尔杜姆头球破门,这是渣叔进攻手段的经典套路。

这粒进球的破局点在张伯伦前插,英格兰中场先是回撤到肋部接应传球,发现阿诺德传到拉边的萨拉赫以后,立刻高速前插甩开跟防自己的马竞中场,接到萨拉赫的直塞后传中。

利物浦此时在禁区里埋伏了4名球员,尤其是维纳尔杜姆,荷兰人聪明的跑位让他在头球攻门以前无人防守。注意看他前插的过程,维纳尔杜姆并没有用后排插上的方式,而是巧妙地填补了中锋离开后让出的空当。

菲尔米诺的移动让马竞防线从层次分明变成了一条横线,当马竞后卫退守时,一直指挥队友过来防守维纳尔杜姆,球员的重心都在边路传中的路线上,这才让维纳尔杜姆获得了无人防守的头球机会。

分工上,克洛普也准确发挥出这两名中前卫的特点。张伯伦绝对速度快,只要不是正面拦截,冲起来的英格兰人随时能够制造进攻空间。维纳尔杜姆则是喜欢在禁区内移动,充当中锋离开位置后的填补者,或者增加禁区抢点人数。比如下图的两次进攻。

当利物浦完成横向转移后,红军左路形成了3人小团队,萨拉赫拉出肋部出球,阿诺德侧身接应。两人的动作吸引了马竞边路两名球员的防守注意力。张伯伦利用这段转移制造出的时间差斜向前插,只是处理太过心急。

这段移动时机拿捏极为精准,当张伯伦斜插时,马竞左中卫刚好内收保护后点。英格兰人的前插速度让马竞后腰根本来不及贴防,在克洛普的手底下,张伯伦的边锋技术特点被进行了新的诠释。

图中马竞已经将除中锋外的所有球员放在了禁区,可惜奥布拉克扑救的刹那,身前依然有4名利物浦球员。这次进攻中,张伯伦少见地拉到了外围传球,而维纳尔杜姆依然埋伏在禁区中。

当马内得球传中时,维纳尔杜姆居然刻意拉出来形成进攻层次感,如果马内倒三角回传可能威胁更大,这份前锋意识在技术中场遍地走的今天,实属罕见。

早些年巴萨还有MSN时,球队通过前锋完成最后三十米进攻的前锋驱动模式让很多人诟病,因为那种方式同样违背了中场制胜的主流理论,克洛普同样也在非主流。

利物浦的进攻不纠结是长传还是短传的风格,而是尽可能地让皮球快速给到锋线,让进攻球员距离球门越近就越有威胁。

本场比赛利物浦后场6人一共完成了34次长传,对面马竞全员加起来也不过30次。这是如今433阵型被嵌入的新功能,区别于之前层层递进的推进方式,长传逐渐被各家攻势足球教练重新拾起,克洛普场均长传球占比10%,多达65次。

即便是瓜迪奥拉,如今也是后场长传满天飞,场均长传51次,占比7.2%。坚持数年433阵型的巴塞罗那,场均长传占比6.8%,次数48次,所以球队近些年表现不佳,落后是要挨打的。

克洛普敢于长传的原因是他有两名强悍的边锋,随着时代的变化,边锋不再是小块灵的专属,反而是一些身体强壮,绝对速度快同时冲击力还强的球员去承担边路进攻。比如本赛季闯遍英超的“狼人”阿达玛,一身肌肉平趟后防,完全承担得起“柱式”边锋的作用。

比起中路密集的人员,至少都会遇到两名中卫包夹,边路接应长传时,会拥有更多的拿球空间。现如今的边后卫为了适应快速前插的战术要求,通常是身体素质一般而且防守靠回追,对抗能力是较弱的一环。本场马竞首发的边卫特里皮尔和洛迪都属于此类,就出现了如下的场景。

特里皮尔不仅没有拽住马内,尝试通过身体对抗使马内重心偏移的方式也没有成功,反而被马内甩开,萨维奇过来补防才勉强将这次危机化解。

范迪克长传的意义在于以最快的速度将进攻战火延展到对方禁区,长传的进攻发起点永远只有更少的防守球员,而两名“柱式”边锋的存在,让利物浦这样的进攻效率相当高。比如下图这次。

利物浦一脚半长传的解围,反倒是让萨拉赫靠着洛迪完成了内切,随后与菲尔米诺配合险些制造威胁。足球的进攻规则永远是将球渗透到对方球门里,过程和方法都只是手段,进球才是目的。此过程中,为进攻球员创造一对一的进攻环境更为重要。

这也是克洛普433阵型体系下长传的意义,因为球员永远没有球的速度快,长传正是利用了这段无法及时回防的区间完成进攻。

这种套路与近些年流行433阵型下的战术有区别,克洛普是从自己之前的战术中提炼出来的。多特时期的克洛普,最喜欢通过后卫直接长传找前锋,当时多是以边锋回撤接应拉出后方空间,中锋及时斜插利用后防出现的漏洞,现如今克洛普将阵型从4231转为433,直接找中锋的策略也转变为直接找边锋的手段。

巴西人进球效率不高,单赛季联赛进球纪录不过16个,17-18赛季欧冠和联赛进球均上双已经相当难得了,但是作为中锋,他的助攻数自出道以来从未低于7次,但从比赛中看,他并非传统的抢点中锋,也不是战术中锋,反而是球队前场唯一的组织核心,克洛普前锋驱动模式下的引擎。

两脚均衡的菲尼克斯多数在中路或者左路活动,这也是他发挥个人带球推进能力和过人能力的区域,而菲尔米诺活跃于中前场的两块区间,中间有着明显的分割层。球员虽然是中锋,但经常回撤到前腰位置拿球,参与中场组织进攻中。

倒数第一传能展示球员的想象力,倒数第二传则需要相当强的组织能力。菲尔米诺肋部接到马内的回传,中锋通常会直接回传,前腰或许会顺势直塞,菲尔米诺则选择观察其他球员位置后,吸引防守拉开空间,再回传亨德森,后者横传张伯伦,让英格兰人在禁区前沿得到了充分的射门空间。

菲尔米诺的这次组织进攻彰显出球员个人相当强的足球智商,利用防线的移动及时转移,为队友制造进攻空间。球员比赛的阅读能力极强,充分利用马竞喜欢在小范围形成防守包夹的特点,将球出其不意地转移到弱侧,回传对于一支球队的进攻来说非常重要。

此外,菲尔米诺禁区前沿的视野非常开阔,这也是巴西人串联前场三叉戟的重要特质。

菲尔米诺移动到了一个极为敏感但是却开阔的位置,当亨德森传球给他时,他先是看身后的边卫是否插上,无法完成大范围分边以后,他选择直塞萨拉赫,传球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让萨拉赫获得了一对一空间。

中锋拿球回撤的战术套路不新鲜,但是菲尔米诺却移动到10号球员应该站的位置,而相对来说,战术中锋的视野并不开阔,更习惯控制自己视线范围内的区域,像菲尔米诺这样靠自身技术完成横向转移的方式非常罕见,这也是克洛普敢在中场不放组织球员的原因。

这种中场无组织者打法的战术,与之前433阵型框架下的战术套路不一样。之前的433多数会在中场安排一名中场组织者,用来把控球队节奏,而克洛普却将该策略进一步极端演化,让中场任务简单化。

阿莱格里就是中场无组织者的先驱,尤文图斯三年两进决赛,意大利人将无组织打法推演到了极致。其实与克洛普现在的战术套路如出一辙,都是依赖前锋作为进攻组织者,曼朱基奇和菲尔米诺风格也类似,区别在于巴西人组织能力更出色,克罗地亚人冲击力更强。

克洛普非主流的战术套路或许过两年会盛行世界,目前看来这种阵容框架和战术套路足够先进,而且可行性很高,这场输给马竞,只能说是球队运气不佳,足球的魅力让利物浦90分钟内未能绝杀比赛,进入伤停补时已经毫无体力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