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科索沃足球有一个欧冠梦

对于科索沃少年菲丹雷杰皮来说,他的童年偶像就是自己的叔叔雷克萨。每周,叔叔都会到德雷尼卡村踢球。在他眼中,叔叔是那个身披11号战袍的费洛尼凯利队队长,是那个用言语与行动不时激励队友的领袖,更是那个在一场荡气回肠的胜利后被人群举过头顶的英雄。只是,这种由足球带来狂欢,终究在上世纪90年代被战争取代。

回想起20年前的战乱时期,菲丹仍然心有余悸。那时,争取独立的科索沃与塞尔维亚安全部队展开公开冲突,足球这项运动也从此在这片饱受战火涂炭的地方消失。位于首都以西的德雷尼卡村被塞尔维亚安全部队视为科索沃军的核心地带,叔叔雷克萨尽管并未从军,但家道殷实的他还是会驱车往返于德雷尼卡,帮一位朋友运送补给。雷克萨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1999年的2月12日,那时的他只有34岁。

几天后,叔叔的死讯传来,儿时的菲丹就这样第一次经历了与亲人的生离死别。这一次,菲丹眼前的叔叔不再是曾经的那个球队队长与偶像,而是一具身中20余枪、根本无法辨认的一具冰冷遗体。不仅如此,菲丹的家还因涉嫌与科索沃军队互通被塞尔维亚安全部队全面封锁。这种梦魇般的生活从此一直持续,直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开始介入科索沃危机为止。

回归和平,菲丹的父亲纳赛尔为自己兄弟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建那支雷克萨所在的费洛尼凯利队。在他看来,足球便是雷克萨生命的全部,即使是以牺牲自己的事业为代价,雷克萨也会出资建设这支从1991年开始就脱离南斯拉夫联赛的球队。于是,以兄弟的名字命名的雷克萨雷杰皮体育场就在波克来科村的不远处拔地而起,那里曾经历了南联盟和塞尔维亚安全部队对科索沃阿族平民的一场大规模屠杀。尽管足球无法让这样的心灵创伤完全愈合,但它依旧能够为这片支离破碎的土地带来复苏与希望。

进入21世纪,费洛尼凯利队逐渐步入正轨,他们在12年间完成了从重建到连升两级的的强势崛起。曾在战争前担任球队董事的纳赛尔成为了俱乐部主席,他的儿子菲丹也在15岁那年进入一队,并接过了叔叔曾经穿过的11号战袍。继承了叔叔任意球绝学的菲丹在两年前宣布退役,如今的他是球队青年队的主帅。

费洛尼凯利的一队主帅则是阿费姆托法拉尼,酷似老摇滚明星的他充满激情。随着以普里什蒂纳FC为首的传统强队在本赛季表现不佳,托法拉尼的球队正经历着科索沃版的莱斯特城奇迹。3-1拿下榜首大战,则让费洛尼凯利实现了自己的联赛冠军梦想。要知道,就在今年的5月5日,科索沃刚刚以28张赞成票成为欧足联的第55个成员国,而雷克萨雷杰皮体育场也将有望在今年7月见证球队的首场欧洲俱乐部赛事。

除了费洛尼凯利,科索沃国家队也在十几年间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科索沃在2008年2月单方面宣布独立,但科索沃男足一直没有被联合国、欧盟、国际足联及欧足联接纳。不过,在科索沃足协主席的斡旋下,2014年1月,国际足联终于同意科索沃在不准奏国歌或挥舞国旗等条件下参加友谊赛。于是同海地队的这场特殊的国际A级友谊赛,也就成为了这个科索沃国家队的首场正式足球比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